xxTVFXQ

红家一代团.金在中.允在.青宇.海贼.全职叶黄🐶

【默读】【舟渡】一生有你(有车,一发完)

大魏未亡人:

       总算是把这辆车开出来了,我以后再也不乱立FLAG了哭唧唧。


       《默读》简直是我看过的文里最甜的,对这种冤家斗嘴+互撩模式完全没有抵抗力,尤其是舟渡都还有那种特别戳我笑点的幽默感,于是在俩人在追陶陶的时候我就沦陷了,一直到现在还是一想到舟渡就傻笑。


       皮女神哪儿哪儿都好,就是没有肉。看着嗷嗷待哺的自己和亲友,实在是憋不住写了这个,从大年初三就着手了,可我真的不擅长开车,再加上中间又受了两次伤,一直拖到现在才写完。因为没有原著车作参考,所以不太好拿捏二人不可描述时的度,只能根据自己的理解就这么写了。而且两个人都太会撩,我写出来的不及固有撩人属性的万分之一。


       骆队生日没翻到,于是私设了一下,只是为了能写环境配合气氛。如果是我翻的不仔细,麻烦告诉我。顺便给小白喵起了个名字,虽然就用到两回。


       起名废,毕竟这文是单纯为了开车而写的,所以,标题看看就得了……


       总之,黑车,有私设,有OOC,慎食,善哉。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


       距离震惊燕城的那件大案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,范思远落网后,市局用了半年的时间陆续端掉了多个零散的窝点,所有涉案人员都已移交检察院处理,等候他们的终将是法律的审判。骆闻舟偶尔还会听陶然提起那个电台,“朗诵者”没有再出现。


       虽然送到骆闻舟身边的刑事案件依旧不断,但都远比不上范思远案凶险惊人,骆闻舟和费渡的生活逐渐步入正轨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燕城正值隆冬时节,今年是一个几十载未遇的寒冬,即便是一个难得的周末,街上的行人也是寥寥无几,连市局对面停车场旁不分寒暑常年售卖的小吃都全部收了摊子。


       偌大的市局刑侦队办公室里只有骆闻舟和郎乔两人,手头的案件材料已处理完毕,时针快要指向六点,郎乔耐不住寂寞,主动作死:“父皇,母后今天不来接您吗?”


       骆闻舟抬眼:“有事?”


       郎乔试探性地开口:“小眼镜约我看电影,我能不能先走?”


       “那榆木脑袋终于开了窍?”骆闻舟假装惊讶,大手一挥,“去吧去吧,你们这是为社会主义的传宗接代做贡献,是好事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郎乔冲他一吐舌头,“谢谢父皇!儿臣告退。”


       骆闻舟转眼又成了孤家寡人,他倒是不在意,毕竟是有家室的人,多值几次班,权当是为了孩儿们的终身大事着想。


       他的“家室”原本说好了五点过来,可现在依然没有动静,骆闻舟皱了皱眉,虽然他家费总日理万机,可一直非常有时间观念,说一不二。骆闻舟愤愤地想,小崽子不知道又去哪里浪了,真是越来越难管。


       就在骆闻舟觉得自己快要直接打车冲回家的时候,《五环之歌》适时地响了,他看着屏幕上大大的“费事儿”,既不接也不摁掉,抓起外套用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费渡的车停在市局门外的路灯下,见他出来,费渡摇下车窗,胳膊撑在窗框上,专注地望着他。不知是终于见到了那个让他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人,还是昏黄的灯光营造出的气氛,或者是费渡看向他的眼神实在是太深情,骆闻舟硬是从漫天寒意中看出了一丝温馨。


       骆闻舟一把拉开副驾驶的车门,刚要发作,瞬间愣住了,把已到嘴边的一句“这么快就对你哥的美色厌倦了?”硬生生憋了回去。座位上放着一束很大的红玫瑰,娇艳欲滴。


       未等他反应过来,费渡已薄唇轻启,眉眼含笑:“师兄,生日快乐。”一时竟不知人与花哪个更迷人。


       自中学之后再也没有过过生日的骆闻舟同志呆立半晌,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:“你把花放这里,还让不让我坐?”


       费渡:“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他认为骆闻舟一定是被突然袭来的温柔乡烧坏了脑子,琢磨着以后还是不要搞这种事了,老年人太没情调,白白浪费了自己一番心意。费渡默默地用手探了探骆闻舟的额头温度,收回的时候有意无意掠过他的嘴唇。


       骆闻舟瞪他:“少占你哥便宜。”


       费渡只是弯着一双桃花眼,并不多言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待得骆闻舟把花抱在怀里才发现花间插着一张小卡片,上书:“你就像冬日里和煦的阳光,驱散严酷的霜雪,将我的内心照亮,我把黑暗留在身后,灵魂与你携手漫步天堂。”落款单字“费”。手写的,漂亮的正楷和龙飞凤舞的签名一看就出自费渡之手。


       见骆闻舟不说话,费渡笑道:“怎么,师兄可是要我亲自读给你听?”


       “臭小子又消遣我,”骆闻舟强忍着马上掉一地的鸡皮疙瘩,找到了重点,“你给我写卡片也用这样的签名?这跟给陶然那个有什么区别?”


       费渡无奈:“能别提这事了不?”见骆闻舟眉毛快挑上了天,果断认怂,“师兄我错了,下次一定改正。”堂堂费总能屈能伸,道起歉来毫不含糊。


       骆闻舟闷哼一声,勉强接受了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几公里之外,正与常宁共进晚餐的陶然突然感受到了一阵莫名的寒意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回到小区,费渡一个潇洒的飘移,刚把车子稳稳地停下,还没来得从方向盘上拿开的手便被骆闻舟按住了。费渡微微扭头,抛过去一个疑惑的眼神,不知触动了骆闻舟心里哪根弦。骆闻舟不去看他,只是加重了手上的力度。


       骆闻舟闭上双眼,一下一下捏着费渡的手。费渡的手指纤细修长,与骆闻舟那双明显饱经风霜的手大相径庭,此刻被骆闻舟攥得有些紧,略微吃痛。


       “师兄?”


       骆闻舟仿佛突然被他唤回了意识,一把捞过费渡,不由分说便吻住了他那几乎没有血色的双唇。碍事的红玫瑰已被随意丢在了座椅下面。费渡有点心疼那张他亲手写的卡片,不过长久以来的经验告诉他,保持沉默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
       “是甜的。”费渡无端地想。


       骆闻舟微微后退,不动声色地调整呼吸,如果此时费渡听得到骆闻舟的心跳,一定会就师兄的不淡定撩拨一番。可惜身体娇弱的费总被骆闻舟钳制着,动弹不得。


 


【黑车一,点我】


 


       骆闻舟简单收拾起两人凌乱的毛衣,把费渡塞进大衣,用围巾给他裹了个严严实实,反复确认不会漏风,才把人往驾驶座上一放,又抬手把想要起身的费渡按在原地:“熄火,等着。”


       费渡不解其意,拔了车钥匙,老老实实坐着不动了。


       骆闻舟下车,绕到驾驶室一边,把费渡从座位上捞出来,打横抱起他,大步离开。


       被公主抱的费渡本想象征性地挣扎一下,不过转念一想,乐得被伺候,到家门也不过几十米的距离,于是搂着骆闻舟的脖子,眼角一弯,毫不客气地整个人贴在了他身上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刚一进屋,骆闻舟就险些惊得撒手把费渡扔在地上。茶几边,餐桌上,电视旁,上百支红烛闪着烛光争相映入骆闻舟的眼帘,将他二人包围,熠熠生辉。


       “师兄刚才如果再多温存一会儿,只怕房子都要烧着了。”费渡慵懒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调笑的意味,火光映在他的瞳仁里,唇角的弧度恰到好处。


       骆闻舟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,顿时有些冒火,心中后怕,不禁懊恼自己竟然没有注意到家里有亮光,回身把费渡按在墙上,弹了一下他的脑门:“你怎么这么心大!万一真出了事我看你怎么收场!”


       “师兄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费总嘴上认着错,手上一点也没耽误了占骆闻舟的便宜。


       骆闻舟白了费渡一眼,挑开他的咸猪手,莫名地想,如果费一锅用此时的表情去参加个什么选秀,一定能骗得评委的同情心,外加一大票亲妈粉。


       费渡唉声叹气地被骆闻舟赶着去收拾一屋子的残烛,感觉自己比窦娥还冤,明明是某位人民警察色迷心窍耽搁了时间,到头来背锅的还是自己。


       倒是骆闻舟一屁股坐在餐桌前,美滋滋地尝着费渡精心准备的蛋糕,享受了一回寿星大爷的待遇,一边吃一边评头论足:“嗯,味道还可以,口感腻了些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费渡清理完房间,假装没有听到浴室里骆一锅和费小七挠门的声音,坐到骆闻舟对面,手里拿着一瓶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红酒:“师兄,今天可以吗?”


       骆闻舟给他一个“我就知道”的眼神:“半杯。”


       费渡取来两只高脚杯,在骆闻舟的监督下,给自己倒的量果然很规矩。


       杯盏相碰时发出清脆的声音,费渡抿了一小口酒。虽然骆闻舟不能理解费渡这个资深资产阶级纨绔的某些生活方式,比如眼前这杯酒,明知价格不菲,在他看来跟锁在酒柜里的那些喝起来也没什么区别,他宁可选择畅快的啤酒。但他不得不承认,费渡喝酒的样子很迷人,就像一朵娇艳的罂粟花,明知是毒药,依然让人义无反顾。骆闻舟觉得自己再次陷入了名叫费渡的沼泽中。


       一杯酒入喉,骆闻舟反而有些口干舌燥,心中的无名火腾地升高。他眯起双眼,面前依旧在慢慢品酒的费渡变得朦胧,他看到费渡起身走向自己,酒精的作用袭来,骆闻舟迷迷糊糊地想:一定是加班太累了,仅仅是一点红酒竟也会醉。


 


【黑车二,点我】


 


       骆闻舟喜欢费渡高潮后满面潮红的样子,二人谁也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躺着,四目相对。骆闻舟看到自己英俊的脸庞倒映在费渡明亮深邃的眼睛里,上面写满了爱意与怜惜。这辈子是被这个人拴得牢牢的了,骆闻舟心想。


       费渡似乎是累了,枕着骆闻舟一只胳膊,像小猫一样往他怀里钻。


       骆闻舟有一下没一下地撸着费渡的头发,仿佛是在撸猫:“去洗澡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师兄我好困……你帮我洗。”费渡难得撒娇。


       骆闻舟佯装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是,我的费公子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两人走到浴室门口,听到一阵乒乒乓乓的动静,才想起来里面还关了两尊大神。打开门,浴室里一地狼藉,骆一锅端坐在浴缸旁边,高傲地看着进来的二位两脚兽,用猫语叫上还在上蹿下跳的费小七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
       骆闻舟和费渡面面相觑,愁眉苦脸地开始收拾烂摊子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天空中不知何时飘起了雪花,纷纷扬扬地洒落一地,夜幕下的燕城很快银装素裹,映衬着万家灯火,透出一片祥和。


       费渡懒懒地趴在浴缸边缘,睡眼惺忪,时不时对骆闻舟的手法发表一句“太轻”“太重”之类的见解。骆闻舟揉搓着他的后背,不与他计较,要算账不急在这一时,反正今后的日子还长着。


       有一生那么长。


 


       END

评论

热度(724)

  1. 络角星河。大魏未亡人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刹那永恒。